北冥先生_

做一个只发糖的温柔小天使。

哇哦

千水水麻辣味_:

做了一个如何用手机给lof加超链接的傻瓜教程,巨简单易学一看就会

快夸我可爱!【】

@硅晶石加持祈祷中❤ 太太关注我了啊啊啊石青真好,我爱太太。˚‧º·(˚ ˃̣̣̥᷄⌓˂̣̣̥᷅ )‧º·˚大哭

交入党费,瞎鸡儿写,第一次飙车送给巍澜。其实我一直是原著党来着。
首图是自己的渣字(灵感来源),破车在后面。新手司机需要一个师傅带我(虚)
字数少,爆肝。
Warning:ooc,感觉和我想些的风格不一样
沈巍视角,感觉很少见又不好把握,凑合看吧。
求评论求指点,谢大噶!萌新感激不尽。

审神者语音设定——北冥先生

是我自己!这个超好玩
我没有那么萌萌哒,但是一样的爱吃以及物理化学(。

种类:胁差
稀有度:二花
刀纹:吃得巨胖的鲲(
刀派:无


自我介绍:我是北冥桑。……啊,别看是理科生,其实是女孩子呢。而且超——爱吃甜食!请多指教!

登录(读取中):抛物线的解析式是——诶?
登录(读取完毕):诶——开始了吗?
登录(开始游戏):今天又是元气满满的一天呢!
入手:嗨——!我是北冥桑!是胁差喔!如果没有零食和化学实验,我不会跟你走的哦?
本丸:请帮我把演算纸递过来——拜托。
哦哦——酒精灯正在燃烧!
呃……稍等。请让我将试管刷洗完毕。
本丸(放置):悠闲的时间就该研究复杂电路啊!
本丸(负伤):还是有点疼的……请帮我把乙醚拿来,谢谢啦。
……美食治愈人心。
结成(入替):哟!大家,请多指教。
结成(队长):诶?真的可以吗?我只会待在实验室里耶……
装备:成分是……呃。
可以吃的嘛?
金灿灿的呢!
出阵:请帮我装满饼干……对的,请和演算纸放在一起。
资源发现:看起来并不好吃,还是拿回去吧。
BOSS到达:哟!面对强硫酸吧!
索敌:理科生的思维,就是要万无一失啊。
开战(出阵):原来我也渴望着鲜血啊……
开战(演练):小心了,我可控制不住特斯拉线圈。
攻击:浓硫酸还是氯气呢?请你自己选吧。
斩!
会心一击:哟!尝尝王水的味道!
轻伤:呃……
请把包里的镇痛剂递给我……
中伤/重伤:被……被盯上了!
真剑必杀:我可不是……需要保护的废物!
单挑:呃……略有些害怕。还是计算一下最佳应对方式。
胜利MVP:谢、谢谢!可以奖励一颗牛奶糖吗!
升特:哇!变强了!好像可以多吃下一碗饭!
任务(完成):好了好了,手帐上除了公式还会有打了勾的任务呢。
内番(马当番):马也可以成为我的试验品吗?
内番(马当番终了):它……它踢我!
内番(畑当番):转基因水稻会不会好些呢?
内番(畑当番终了):好热……还是待在实验室里好些啊。
内番(比试):又有强大的对手了啊!可以提升自己!
内番(比试终了):好累……好饿……
远征:可以带回甜点吗?
远征归还:呃……吃得有些多了。
远征归还(近侍):啊!有没有为我带来新的分液漏斗呢!
锻刀:拜托!赐我一位实验室同伴!
刀装:比物理实验难多了啊……
手入(轻伤以下):我自己可以的。劳驾,帮我从实验室拿来过氧化氢。
手入(中伤以上):疼……手入完可以吃零食吗?
链结:咦?比化学反应还奇妙!
战绩:哇!我以为自己只会吃吃吃……
万屋:数学天赋在面对零食时都消失殆尽……
破坏:就像能量转换……相信我,我不会消失,只会以另一种形式存在……再见了哦。

未离

北冥の睡前故事NIGHT4
CP:江雪左文字x宗三左文字
OOC有,私设有,两人已交往设定。
微量花鸟风月闺蜜组。
日常向。

宗三和江雪在一起的第二个星期,审神者提出休假。前几天青江说好放假要去现世转转。他和石切丸在一起简直要晃瞎人的眼睛,歌仙简直恨不得把人抽出去,并且和(当时还)单身的蜂须贺和宗三抱头痛哭。在他俩双双和自家兄长出柜后,歌仙一听说真的很是不风雅地用一支大毛笔将几人抽出房间。

不过这不是重点,宗三盘腿坐在榻上盘算着去哪里。江雪正坐在他旁边念经,是段《般若经》。宗三估摸着他念完最后一段,开口问:“唔,去主上的故乡怎么样?”他从旁边摸出审神者送的手机,“啊,我查查……S市,广东省辖区,是经济特区——”他用一种假假的播音腔读着,读到中文地名时有一种显而易见的生涩感。
“好。”江雪收起经文,松开宗三的发绳,揽着他睡下。他望了一眼不远处小夜的床铺,“要不要把他也带上?”
“不用了吧……”他打了个哈欠,翻了个身面对江雪,“可以把他托付给一期,小夜和粟田口的短刀们似乎很玩得来。”
“嗯。”江雪说话有好听的尾音。他拉了拉被子,不动声色地为宗三挡住月光。“我们后天再走。明天让小夜和粟田口家相处一段时间。他不适应的话——”
江雪和宗三在一起之后话似乎变多了。宗三打断他,“不会的,小夜是个很乖的孩子。”
江雪似乎微不可查地笑了,“是啊,小夜是个听话的孩子。”

第二天一早,小夜听说后果然显出一股显而易见的失落。宗三心里微微抽动了一下。不过不出所料,小夜果然听话。毕竟是小孩子,和短刀们很快就打成一片。
宗三站在江雪身后,帮他整理好微微松动的发绳,“我就说了不用担心。”远处乱试图摸小夜的头发被药研制止。小夜神态显然很是开心,为的是能和同龄人打成一片。
“可是他的头发真的很可爱诶,”乱仍然在药研的手底下不死心地挣扎,“就摸一下,就一下。”
“不行,这不礼貌。”药研低沉的声音传来。紧接着小夜的童声低低地响起,“我……我可以给你摸头发的。”
乱很是得意地瞟了一眼药研,一期一振捧着茶在樱花树下无奈地笑。“我就说嘛,小夜最可爱了,”乱顿了顿,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哪里像药研哥哥——”但是此时药研已经扑过去制止后藤抢厚的炸虾。
“所以说,不用担心嘛。小孩子哪里有什么不适应的。”宗三手里无意识地绕着江雪的长发,“我们明天就出发吧?”
江雪淡色的瞳子里映出宗三的笑意,“嗯。”

“宗三?醒醒。”
宗三摘下眼罩,迷迷糊糊,“到了?”
“快了,提前准备一下,下飞机。”
宗三坐在原地揉着眼睛,任由江雪帮他整理好长发。
广播里用中文播报,“请看管好自己的贵重物品……”宗三听不懂,很是好奇。他问能听懂中文的江雪,“它在说什么?”
江雪没有回答,但是在身后一步距离更紧地握住宗三骨节分明的手。

“在织田手中做了那么久的笼中之鸟,”他在提到那人名字的时候显然停顿了一下,“在本丸也没什么机会出来。”宗三跪坐在木船边缘,江雪在他身后松松揽住他的腰防止他掉进水中,并做着简短的回应,表示自己在听。
“外面的世界原来这样好。”宗三续道,“还有山川河流,我——”
“我陪你去看。”
江雪其实不懂得情爱一事。但是他总是笨拙地用自己的方式,给宗三最好的。

江雪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宗三坐在床上玩手机。
“我在查哪里有好玩的。”宗三解释。
“都好。”
宗三朝他勾勾手,“过来。”
江雪擦着自己的淡色长发跪坐在宗三身前,疑问还未出口就被身前那人扯着领子吻了上去。
分开时两人微微喘着气。宗三的异色瞳中盈满笑意,“好不容易小夜不在,我想——”
“好,都依你。”江雪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他们从来没有吻得这样缠绵。

事后宗三喘着气靠在江雪身上。他一只手绕着两人结在一起的发,粉色浅蓝相互交映,煞是好看。“没想到江雪高僧这样啊?”他满脸是狡黠的笑意,“居然要了自己的弟弟?”他刻意将“弟弟”咬的重些,满意地看着江雪耳根开始泛红。
“江雪哥有没有听过凡人的一句诗?'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他把玩着手中的发丝。
然后他感到左手无名指一阵冰凉,像是被套上了什么金属——
“我向刀匠请教的。”江雪又补充,“我自己打的。上面有我们的名字。”
“所以你想做什么?”宗三眯着眼,用带着戒指的手挑起江雪的下巴。银白色的戒指在灯光下闪着微弱的光。
“这是一个誓言。”江雪握着他的手,吻了一下宗三的无名指。“不是禁锢。你在这里不是笼中之鸟。是我最爱的恋人和弟弟。”

他们就像他们只有一厘米的身高差,就像戒指上刻上的紧挨的名字,就像江雪从来走在他身后半步距离,就像他们缠绕在一起的发丝。
从未远离。
END
感谢看到这里的天使们!欢迎捉虫指正。
他们太好写不出万分之一。
我终于开始写标题了(。

石青の超过二十字的二十字微小说

混更
ooc私设等等一大堆请无视
Lo主发疯现场


01 Adventure(冒险)
“呃……你们确定要在合战场打野战?”
队友们这样问中伤飘花的石青二人。
02 Angst(焦虑)
石切丸:男友总是故意撩人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03 Crackfic(片段)
“石切殿可真长哦,我是说本体?”
三条家全员:为青江点蜡。
04 Crime(背德)
“不,是我的错,我是御神刀,我不应该爱上——”
“石切殿想说什么呢?又从那样的梦里醒过来了吗?”
“青江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05 Crossover(混合同人)
青行灯:我操你妈酒吞童子再敢站石青两个人的其他CP我就让小草日你家茨木听见没有!
06 Death(死亡)
“我带了御守,你相信我。”
07 Episode Related(剧情透露)
石青结婚的时候,伴郎是厚,伴娘(?)是乱。
家长席上的审神者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08 Fantasy(幻想)
青江:石切殿衣服下的风景很好哦~
09 Fetish(恋物癖)
石切丸:我的本体呢?你们谁看见我的本体了?
10 First Time(第一次)
“石切殿,不疼的哦?再用力些也没关系的呢。”
“不行,你受不了。再等等。”
11 Fluff(轻松)
“今天没有出阵和内番,一起来泡个温泉吧!”
12 Future Fic(未来)
石青有个儿子,是一把短刀。
不要问我为什么大太刀和胁差为什么生出来的是短刀,我怎么知道。(摊手
13 Horror(惊悚)
“笑面先生!有有有有有鬼!”⬅️粟田口的小短裤们
“别怕,我这就来。”
14 Humor(幽默)
“冷。”
完了完了这俩刀热傻了。
15 Hurt/Comfort(伤害/慰藉)
“疼要说出来知道吗?……刀伤怎么这么深?……没事,不要把我推开。我是御神刀啊,吻一下就好了吧?”
16 Kinky(变态/怪癖)
“青江你看见我的本体——你在干什么?”
“来啊大人,难道不想和本体一起上我吗?”青江更深地插入身体里的刀柄,“还是说,大人更喜欢亲力亲为?”
17 Parody(仿效)
石切丸握着青江的手试图教他大太刀的招式。
结果他自己先学会了胁差的招式。
18 Poetry(诗歌/韵文)
石切丸,
想和你一起做每一件事。
但是现在我有点饿。
——三行情书BY笑面青江
19 Romance(浪漫)
三行情书是什么
我为什么没听说过
不过我很爱你就是了,青江。
——三行情书BY石切丸
20 Sci-Fi(科幻)
“我的刀为什么会发光?”
“那是光剑哦,石切殿。”
21 Smut(qing色)
“来啊御神刀大人,委身于我。”
石切丸吻着他的指尖,“别闹。”
22 Spiritual(心灵)
石切丸:我是真的喜欢青江。没有比他更好的人了。
23 Suspense(悬念)
民政局为什么会同意两把刀登记?他们的身份证哪来的?
24 Time Travel(时空旅行)
“哥哥,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青江。笑——面——青——江。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石切丸 。石——切——丸——”
然后青江一口水喷在路过的审神者脸上。
25 Tragedy(悲剧)
“MMP谁把石切丸的御守·极换成了普通御守!不知道他受伤要修到明年吗!”
⬆️崩溃的审神者。
26 Western(西部风格)
无法想象。
27 Gary Stu(大众情人(男性)
“青江!请嫁给我!”无数男性审神者的心声。
28 Mary Sue(大众情人(女性)
“石切丸!石切丸!请务必娶我!”无数女性审神者的心声。
29 AU(Alternate Universe,平行宇宙剧情)
“您好,我是青江。请问您是?”
“我是你楼上的邻居,石切丸。”
30 OOC(Out of Character, 角色个性偏差)
“青江,我想上你。”
“不行!给我手入去!”
31 OFC(Original Female Character, 原创女性角色)
大家好我是胁差川子,石青的女儿。
其实我本来是蓝孩子,结果审神者抽风了。
现在我被当成珍稀动物被围观。
谁来带走这群滞胀男人,心好累。
32 OMC(Original Male Character, 原创男性角色)
大家好我是短刀……算了我是谁不重要。
楼上那个是我妹。
妹妹别慌我来救你了!
33 UST(Unresolved Sexual Tension,未解决情欲)
“唔……嗯……石切丸!”
“青江?青江在吗?审神者的出阵命令下来了,由你带队!”
34 PWP(Plot, What Plot? 无剧情。在此狭义为“上床”)
“……好紧。”
“……马上就好了,忍忍。”
想歪的去面壁,他们在试新鞋。
35 RPS(Real Person Slash, 真人同人)
难道我写的都是假人同人?
哦对我写的是刀同人。(同刀?
End
车上码的,码完就吐了(。
感谢观看的你!
欢迎捉虫指教。

【北冥の睡前故事】Night 3

CP:三日月宗近x鹤丸国永
音乐家三日月x歌手鹤,ooc
一个无意义的短打,日常意识流失败(1/1)

三日月小提琴拉得好,但是鹤丸不知道他钢琴也能弹得这样好。
彼时一个静谧的夜,月光正好,像是阿忒弥斯精心裁好的锦缎。鹤丸趴在地上写歌,咬着笔头无甚灵感绞尽脑汁。三日月提议弹奏一曲,帮他找找灵感。
鹤丸立刻坐直了身体,“哦呀,三日月先生居然会弹钢琴呢。真是吓到我了。”
三日月弹出一串无意义的半音阶,“嗯。”

哀哀戚戚的起调,月光漫进屋子。他像月光里的神祇。是冥想的柔情。
降D大调。温柔的水波。深渊间的一朵花。
斩钉截铁。神执起长刀,惩罚爱情里背叛的罪人。

鹤丸眼神空茫。思绪像一只纯白的鹤,在月光下起舞。
“唔,好听。是什么曲子?”
三日月合上琴盖,“贝多芬的升C小调钢琴奏鸣曲。不过我更喜欢称它为,”他把鹤丸从地上拎起来,“月光曲。”
“……谢谢。我想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三日月没有再打扰他,悄悄关上乐室的门。鹤丸就着月光,为他的心上人谱了一曲与众不同的歌。

鹤丸的演唱会很快就到了。他秉承了一贯的作风,几首POP让场内瞬间升温。
“请各位安静。我有话想说。”
他换了一件纯白的衬衫。像鹤一样纯洁的颜色。他穿白色也这样好看。
“今天是我和男朋友在一起的第六年。”他不顾场下的喧哗和粉丝的震惊,“我要献上一首为他写的歌。这首歌很特别,是他给我的灵感。本来想现场钢琴伴奏,但是既然——”
他看见聚光灯下那人的身影。白色的西装,月光的皎洁。
场下粉丝一片惊呼,“三日月先生?”
他优雅地鞠一躬,“多谢。鹤丸先生,请开始吧。”

月光曲熟悉的前奏响起。月光照耀下白鹤翩翩起舞。
一片寂静。鹤丸第一次和三日月合作。此刻静得世界只剩下他们,和月色下八重樱绽开的细微声响。

一曲毕。三日月踩着月光走来。他像神明,周围的一切不过都是衬托他的背景罢了。
“谢谢你写给我的歌。”他缓缓单膝触地,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盒子。鹤丸不可置信地看见里面闪闪发光的小物件。那是——
“鹤丸先生,我们结婚吧。”
他的眼睛里有一轮浅月。只一眼,就让人赔上了一生。
“……好。”
END
他们太好了,写不出万分之一。
不好意思打tag的渣文,害怕。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北冥の睡前故事】Night2

CP:蓝曦臣x金光瑶
OOC有,私设有。
写手挑战1:以“那场雨持续了一晚,彻夜未停”写一篇甜文。
放飞自我,没文笔没逻辑。

距离观音庙一战已过了半年。世人传闻蓝氏家主闭门不出,殊不知一贯温文尔雅的家主泽芜君正欲行逆天之事。
魏无羡本就是魔道,他能干出什么来蓝曦臣一点也不惊讶。但是当他告诉自己能复活那个人时,他还是微微怔了片刻。
“回魂之术,以血和已死之人的尸骨为媒介,复活他。但是这个秘术我没试过,也不知会发生什么,会不会成功。据我所知,前人成功之人寥寥无几,最好的那次,回魂之人虽有记忆,但身子骨弱得不比凡人强上几分。施以秘术之人也需修养几年才能与修出之前一般的修为。”
他猛地灌了一口凉茶,蓝曦臣分明看见他用的是蓝忘机用过的杯子。端方雅正的含光君一下红了耳尖。
蓝曦臣恍若隔世,他们都好好的在一起了。
“宗主这样的人,怕是瞧不起我们魔道秘术吧?”魏无羡笑了。他顶着莫玄羽的一张脸,倒是多出几分乖巧伶俐。
“……不。我已经失去他了。还有什么是我不能做的呢。”蓝曦臣低着头,眸子里看不出是什么复杂的情绪。
魏无羡对他这个回答似乎也没惊讶,就着蓝忘机的手又吃了一口茶点,“好。还请蓝宗主准备一下,两天后我们会过来。届时我们会用你的血启开秘术阵,冒犯了。二哥哥,我们回家。”
蓝曦臣看着他们执手而去的背影。雨淅淅沥沥地下起来。雨里一株金星雪浪摇曳着,沙沙作响。那是阿瑶种下的。

启开阵法的那一天瓢泼大雨,魏无羡取了蓝曦臣指血画下复杂的阵法。蓝曦臣的声音在雨里听不真切,“魏公子说,需要已死之人的尸骨……我带来了。”不知他用的什么方法找回的,他又是怎样躲过凶尸的——而后他看见蓝曦臣袍袖下的绷带,上面浸透了鲜血。
“兄长,放这里。”蓝忘机的声音透过雨声还是一如既往地沉稳。蓝曦臣放下尸骨的那一刻双手在颤抖,而后失去知觉。
他隐隐约约地听到熟悉的一声“二哥。”

蓝曦臣睁开眼,金光瑶笑意盈盈地坐在他的床前,“二哥醒了?”他手里端着一碗药汤,“魏公子端来的,说是二哥耗去太多修为需要补补。他说,这次秘术很成功。”
蓝曦臣一瞬间有些恍神,“阿瑶。”
金光瑶摸摸自己眉间,“这里没有朱砂,二哥可是不认识我了?”
“没有。……阿瑶可有不舒服?”
金光瑶听着窗外淅淅沥沥的雨声,“不知为何,一下雨便浑身酸痛。大约是死去和施秘术时下着雨,身子又弱,染了伤寒——二哥这是做什么?”
蓝曦臣将他揽进怀里,“靠过来些。我现在没有灵力,只能这样取暖。”
金光瑶微微挣扎着,自然,他同蓝曦臣曾经抵足而眠。但是他现在不敢。他是卑贱的娼妓之子,而蓝曦臣是高高在上的白月光。高贵的月舍弃一切与卑微的蝼蚁在一起,多么离奇的话本子都不会出现。
“阿瑶。”蓝曦臣突然开口,金光瑶有些迷糊,“嗯?二哥什么事?”
“阿瑶有没有想过,我为何要救你?”
金光瑶细思了半晌,“大约是二哥觉得我可怜?”
蓝曦臣一反常态,并未回应他。他的额头抵住金光瑶光洁未有朱砂的额头,“我救回了阿瑶,阿瑶就是我的人了。”
金光瑶笑着调侃,“莫不是凶阵将二哥的心智也摄去了,做什么这一副孩子气——”
他“姿态”两字还压在舌尖底下,蓝曦臣闭上眼“阿瑶,我心悦你。”
金光瑶没想到他会来这一出。一贯温柔的二哥,原是因为我才这样的?
呆楞了半晌,金光瑶才憋出一个“嗯”。窗外雨势渐渐大了,但他确信蓝曦臣听见轻如蚊喃的一声。
眼前的人闭着眼轻轻地笑了。
他还是这样好看。

他们相拥抵足而眠。窗外风雨侵袭,他们恍若未闻。
那场雨持续了一晚,彻夜未停。
END
感谢看到这里的小天使,笔芯。
有错漏之处请多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