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冥先生_

做一个只发糖的温柔小天使。

嚎可爱鸭!!!!!!

長幺:


其实是我media课的一个story board作业
本是用的全英文,但我又一个个翻译成了中文
感谢我滴大佬舍友 @ICCCE 画,我负责脑洞和场景描述以及句子,我已经把他成功拉入巍澜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用最喜欢的cp做这个东西其实还有点压力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大家见谅呀
因为在我的认知里,爱本无罪,只是人们给他套上了枷锁
爱的存在不是因为长相,性别,他人的眼光
而是两个真挚炽热的灵魂在茫茫人海中相遇,相识,然后坠入爱河
所以爱情啊
即使遍体鳞伤,也甘之如始

这个故事很短,希望你喜欢

【酒茨】重七故梦(七夕贺文)

ooc预警
非常零散因为是跟亲友瞎几把抽梗抽出来的玩意
以及亲友的联动文(请戳她主页  @塞小夏ciel

“这是我们都还年轻的时候发生的故事了。”

酒吞坐在藤架下被一群小姑娘围着——他觉得萤草眼里的光芒快要把他捅个对穿。他只能执酒扶额,为什么要在七夕晚上加入什么女子会呢——还要跟她们讲跟大江山鬼将的往事。

桥头的那个女子,她有着世界上最明亮的眼睛啊。

“诶诶,是红叶小姐吗?”金鱼姬蹦起来。

“不是。”

“酒吞大人的眼神都变得温柔了呀。”“那是谁呀?”

“他呀。”酒吞低下头,“是一个家住在京城之外的小姐呢。”

那年——千年过去了吧。茨木是他最得力的鬼将,大江山可以没有鬼王,只要茨木还在。

源赖光退治大江山的消息传来,他必须做好打算。茨木离开了大江山。

“大战一场吧。”

他输了。输在茨木回来的那一刻。

茨木说过什么?

“待君凯旋归来,吾着白无垢相迎。”

可惜,等不到白衣美人儿了。

世传,酒吞童子无恶不作,终被源氏退治。鬼王被斩首游街。其手下茨木童子不知所踪。

一说,其投奔安倍晴明,改邪归正。

“妖界最强,酒吞童子——”

他被安倍晴明成功召唤出来的那天,整个阴阳寮都在。小妖怪们瑟瑟发抖,修为高一些的胆子大些,凑在一起窃窃私语。酒吞能感觉到最后面的那个红发大妖有着和他一样强大的妖力。

“你叫什么?”

“茨木。茨木童子。”

明明欣喜若狂,为什么自己的一句话,就能浇熄这人眼里的所有光芒呢。

八百比丘尼找来的那天,他坐在院子正中和夜叉斗酒。

“鬼王大人。”

酒吞听到这称呼愣了半晌。“何事?”

八百比丘尼斟酌着道,“鬼王大人死而复生,可想寻回曾经的记忆?”

他看了一眼八百比丘尼,脑海里立刻撞进尘封的一片片记忆……摆明了没有商量的余地。

待他反应过来,那巫女早就不知所踪。

茨木童子啊。他在自己不在的千年里,找了多久呢。

是不是早就放弃了。

才会在他出现的时候喜极而泣。

是不是一直不忘。

才会在他失去一切记忆站在他面前的时候泪流满面。

他装着不知道,仍和茨木一同出战。修补阴界裂缝、讨伐八岐大蛇。

为什么呢。

想看,看那个小傻子痴痴地追追随。

想等,等那个痴傻的妖怪自己看透。

等他,一如当年。

他把自己张扬的红发染白。他们终于背负着千年的记忆,活成了对方的样子。

“所以说酒吞大人是个切开黑啊!”辉夜姬眼睛里都冒着光,不知道她在现世看了什么东西。

“噢噢噢!酒吞大人是装作失忆勾引茨木大人嘛!”

“勾引怎么能这样用呢!桃花你是不是不会说话啊!”

小姑娘们又吵起来了啊,真是烦人。偷偷溜走应该不会有人发现——

树丛后面有个人。他手里提着两个酒坛,头上一对鬼角。

他有着世界上最明亮的眼睛。

“茨木……你听到了多少。”

“……全部。”

好吧。

“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就来找我喝酒?没有喜欢的小姑娘幽会?”

茨木明显不安起来,“挚友如果喜欢姑娘,我可以变的——”

酒吞哭笑不得,“那你的白无垢还作数吗?”

酒吞童子在藤架下亲吻他穿着白无垢的恋人。

服了这个小傻子了。

但是有什么办法呢,这个傻子,无论前生今世,都是他唯一的弱点。

End
抽梗内容就不放出来了,有缘看到这里的小朋友们应该懂叭。








镇魂优酷下架了.

哭了,快回来吧,我们想你了。

波旁美少女:

不能看 不能说 不能闻 不能问 不要出声 不要说话.


社会的阴暗面不是渲染出来的,你所谓的封建迷信与信仰只有一墙之隔。
不对社会现实进行讽刺,不对社会现实有所描述,你追求真实的同时淡化一切暴力与血腥,但在面对战争与保家卫国的时候却一概不谈。

你认为世界非黑即白,不许模糊正邪界限。
你奉承传统道义,将除了男女爱情之外的情感全部排除在外。
追寻的平等与自由在网络的世界中被扭曲与邪化,将煽动的帽子肆意乱扣。
灵魂附体,轮回转世,三皇五帝,我们费尽心思去避开这一切换来的还是一纸空文。口口声声的传统文化只停留在'增广贤文',告诉我们要'在家由父,出嫁由夫'。
我甚至要小心翼翼地斟酌用词,为的是不将前程断送与屏蔽消息。
从来就没有所谓言论的自由,但我们至少想争取那么一点点,那么一点点不被删除的希望。
我们又为何要惧怕:我本无罪,何错之有?

飘零在互联网中的鱼多好捕获?它们不堪一击仿佛海中泡沫,连被冲上岸的机会都没有。

我争取的真的不是40集的视频,而是终有一天的百花齐放。

我多么希望我看到的只是表面,我也期望我看到的仅仅是表面。

我真的很伤心...连大结局都没这么伤心过,早点再回来吧.

来了啊

Iemon:

都给我气笑了

真好啊

静伶:

终于把这两幅图磨完了。

灵感配字分别来自于  @"小太阳 太太的文 《秘密》 以及P大原著小说的番外二。

(感谢太太授权!太太文里描述的场景过于美好而我的图力太渣,请太太不要嫌弃~)


这周三网剧就要更新大结局了,鉴于编剧一直都是用脚写的剧本,我对于结局怎样发展都不会惊讶了,大概。

反正在我心里,这个故事已经完结了,在大学路9号。

特调处的人,一个都不会少,大家一起过着平淡悠闲的,偶尔力挽狂澜的生活。

而我们最喜欢的两个人,会一直一直在一起。致力于给其他人塞狗粮。

而只要有他们在的地方,就会迎来最美丽的春日。


无论如何,与镇魂,与网剧镇魂,尤其是白哥和龙哥两位演员的相遇,是今年夏日的一场奇迹。

以此,纪念这过去两个月的种种感动。

以上。


(最近已经发现画图越发力不从心,自己的图力完全支撑不出脑内的画面,大概是时候休整一段时间了)

哇哦

千水水麻辣味_:

做了一个如何用手机给lof加超链接的傻瓜教程,巨简单易学一看就会

快夸我可爱!【】

@硅晶石加持祈祷中❤ 太太关注我了啊啊啊石青真好,我爱太太。˚‧º·(˚ ˃̣̣̥᷄⌓˂̣̣̥᷅ )‧º·˚大哭

交入党费,瞎鸡儿写,第一次飙车送给巍澜。其实我一直是原著党来着。
首图是自己的渣字(灵感来源),破车在后面。新手司机需要一个师傅带我(虚)
字数少,爆肝。
Warning:ooc,感觉和我想些的风格不一样
沈巍视角,感觉很少见又不好把握,凑合看吧。
求评论求指点,谢大噶!萌新感激不尽。

审神者语音设定——北冥先生

是我自己!这个超好玩
我没有那么萌萌哒,但是一样的爱吃以及物理化学(。

种类:胁差
稀有度:二花
刀纹:吃得巨胖的鲲(
刀派:无


自我介绍:我是北冥桑。……啊,别看是理科生,其实是女孩子呢。而且超——爱吃甜食!请多指教!

登录(读取中):抛物线的解析式是——诶?
登录(读取完毕):诶——开始了吗?
登录(开始游戏):今天又是元气满满的一天呢!
入手:嗨——!我是北冥桑!是胁差喔!如果没有零食和化学实验,我不会跟你走的哦?
本丸:请帮我把演算纸递过来——拜托。
哦哦——酒精灯正在燃烧!
呃……稍等。请让我将试管刷洗完毕。
本丸(放置):悠闲的时间就该研究复杂电路啊!
本丸(负伤):还是有点疼的……请帮我把乙醚拿来,谢谢啦。
……美食治愈人心。
结成(入替):哟!大家,请多指教。
结成(队长):诶?真的可以吗?我只会待在实验室里耶……
装备:成分是……呃。
可以吃的嘛?
金灿灿的呢!
出阵:请帮我装满饼干……对的,请和演算纸放在一起。
资源发现:看起来并不好吃,还是拿回去吧。
BOSS到达:哟!面对强硫酸吧!
索敌:理科生的思维,就是要万无一失啊。
开战(出阵):原来我也渴望着鲜血啊……
开战(演练):小心了,我可控制不住特斯拉线圈。
攻击:浓硫酸还是氯气呢?请你自己选吧。
斩!
会心一击:哟!尝尝王水的味道!
轻伤:呃……
请把包里的镇痛剂递给我……
中伤/重伤:被……被盯上了!
真剑必杀:我可不是……需要保护的废物!
单挑:呃……略有些害怕。还是计算一下最佳应对方式。
胜利MVP:谢、谢谢!可以奖励一颗牛奶糖吗!
升特:哇!变强了!好像可以多吃下一碗饭!
任务(完成):好了好了,手帐上除了公式还会有打了勾的任务呢。
内番(马当番):马也可以成为我的试验品吗?
内番(马当番终了):它……它踢我!
内番(畑当番):转基因水稻会不会好些呢?
内番(畑当番终了):好热……还是待在实验室里好些啊。
内番(比试):又有强大的对手了啊!可以提升自己!
内番(比试终了):好累……好饿……
远征:可以带回甜点吗?
远征归还:呃……吃得有些多了。
远征归还(近侍):啊!有没有为我带来新的分液漏斗呢!
锻刀:拜托!赐我一位实验室同伴!
刀装:比物理实验难多了啊……
手入(轻伤以下):我自己可以的。劳驾,帮我从实验室拿来过氧化氢。
手入(中伤以上):疼……手入完可以吃零食吗?
链结:咦?比化学反应还奇妙!
战绩:哇!我以为自己只会吃吃吃……
万屋:数学天赋在面对零食时都消失殆尽……
破坏:就像能量转换……相信我,我不会消失,只会以另一种形式存在……再见了哦。

未离

北冥の睡前故事NIGHT4
CP:江雪左文字x宗三左文字
OOC有,私设有,两人已交往设定。
微量花鸟风月闺蜜组。
日常向。

宗三和江雪在一起的第二个星期,审神者提出休假。前几天青江说好放假要去现世转转。他和石切丸在一起简直要晃瞎人的眼睛,歌仙简直恨不得把人抽出去,并且和(当时还)单身的蜂须贺和宗三抱头痛哭。在他俩双双和自家兄长出柜后,歌仙一听说真的很是不风雅地用一支大毛笔将几人抽出房间。

不过这不是重点,宗三盘腿坐在榻上盘算着去哪里。江雪正坐在他旁边念经,是段《般若经》。宗三估摸着他念完最后一段,开口问:“唔,去主上的故乡怎么样?”他从旁边摸出审神者送的手机,“啊,我查查……S市,广东省辖区,是经济特区——”他用一种假假的播音腔读着,读到中文地名时有一种显而易见的生涩感。
“好。”江雪收起经文,松开宗三的发绳,揽着他睡下。他望了一眼不远处小夜的床铺,“要不要把他也带上?”
“不用了吧……”他打了个哈欠,翻了个身面对江雪,“可以把他托付给一期,小夜和粟田口的短刀们似乎很玩得来。”
“嗯。”江雪说话有好听的尾音。他拉了拉被子,不动声色地为宗三挡住月光。“我们后天再走。明天让小夜和粟田口家相处一段时间。他不适应的话——”
江雪和宗三在一起之后话似乎变多了。宗三打断他,“不会的,小夜是个很乖的孩子。”
江雪似乎微不可查地笑了,“是啊,小夜是个听话的孩子。”

第二天一早,小夜听说后果然显出一股显而易见的失落。宗三心里微微抽动了一下。不过不出所料,小夜果然听话。毕竟是小孩子,和短刀们很快就打成一片。
宗三站在江雪身后,帮他整理好微微松动的发绳,“我就说了不用担心。”远处乱试图摸小夜的头发被药研制止。小夜神态显然很是开心,为的是能和同龄人打成一片。
“可是他的头发真的很可爱诶,”乱仍然在药研的手底下不死心地挣扎,“就摸一下,就一下。”
“不行,这不礼貌。”药研低沉的声音传来。紧接着小夜的童声低低地响起,“我……我可以给你摸头发的。”
乱很是得意地瞟了一眼药研,一期一振捧着茶在樱花树下无奈地笑。“我就说嘛,小夜最可爱了,”乱顿了顿,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哪里像药研哥哥——”但是此时药研已经扑过去制止后藤抢厚的炸虾。
“所以说,不用担心嘛。小孩子哪里有什么不适应的。”宗三手里无意识地绕着江雪的长发,“我们明天就出发吧?”
江雪淡色的瞳子里映出宗三的笑意,“嗯。”

“宗三?醒醒。”
宗三摘下眼罩,迷迷糊糊,“到了?”
“快了,提前准备一下,下飞机。”
宗三坐在原地揉着眼睛,任由江雪帮他整理好长发。
广播里用中文播报,“请看管好自己的贵重物品……”宗三听不懂,很是好奇。他问能听懂中文的江雪,“它在说什么?”
江雪没有回答,但是在身后一步距离更紧地握住宗三骨节分明的手。

“在织田手中做了那么久的笼中之鸟,”他在提到那人名字的时候显然停顿了一下,“在本丸也没什么机会出来。”宗三跪坐在木船边缘,江雪在他身后松松揽住他的腰防止他掉进水中,并做着简短的回应,表示自己在听。
“外面的世界原来这样好。”宗三续道,“还有山川河流,我——”
“我陪你去看。”
江雪其实不懂得情爱一事。但是他总是笨拙地用自己的方式,给宗三最好的。

江雪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宗三坐在床上玩手机。
“我在查哪里有好玩的。”宗三解释。
“都好。”
宗三朝他勾勾手,“过来。”
江雪擦着自己的淡色长发跪坐在宗三身前,疑问还未出口就被身前那人扯着领子吻了上去。
分开时两人微微喘着气。宗三的异色瞳中盈满笑意,“好不容易小夜不在,我想——”
“好,都依你。”江雪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他们从来没有吻得这样缠绵。

事后宗三喘着气靠在江雪身上。他一只手绕着两人结在一起的发,粉色浅蓝相互交映,煞是好看。“没想到江雪高僧这样啊?”他满脸是狡黠的笑意,“居然要了自己的弟弟?”他刻意将“弟弟”咬的重些,满意地看着江雪耳根开始泛红。
“江雪哥有没有听过凡人的一句诗?'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他把玩着手中的发丝。
然后他感到左手无名指一阵冰凉,像是被套上了什么金属——
“我向刀匠请教的。”江雪又补充,“我自己打的。上面有我们的名字。”
“所以你想做什么?”宗三眯着眼,用带着戒指的手挑起江雪的下巴。银白色的戒指在灯光下闪着微弱的光。
“这是一个誓言。”江雪握着他的手,吻了一下宗三的无名指。“不是禁锢。你在这里不是笼中之鸟。是我最爱的恋人和弟弟。”

他们就像他们只有一厘米的身高差,就像戒指上刻上的紧挨的名字,就像江雪从来走在他身后半步距离,就像他们缠绕在一起的发丝。
从未远离。
END
感谢看到这里的天使们!欢迎捉虫指正。
他们太好写不出万分之一。
我终于开始写标题了(。